来聊一聊青绿山水画的发展史-京海墨韵书画院
发布时间:2020-08-18 16:59  | 作者:京海墨韵书画院  | 来源:未知
我们的传统绘画从总体上看经历了一个由青绿向水墨转变的过程。传统的设色山水画则自从魏晋六朝萌芽以来,形式上由隋唐的“大青绿”逐渐向宋元的“小青绿”“浅绛”山水画转变,设色由浓艳转向淡雅。山水画自东晋滥觞起,就以青绿为主色,那是大自然的本色,也是中国古人理想中的自然应有的色彩。青绿山水在唐代成熟并达到鼎盛,至宋代又出现第二个高峰,从此开始衰落,原因在于水墨画的崛起。

水墨山水画起源于盛唐,五代两宋时一跃取代青绿而成主流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它牵涉到中国文化的特殊性,特别是儒、道、禅哲学对宇宙、自然、人生、艺术多领域的特殊见解,也与中国古代画家以文人士大夫为主体有关。他们以“墨分五彩”代替颜料的绘画,并发展为文人画,以之作为修身养性的有效工具,因而勃然发达、广泛普及而直至今日。

 
宋代出现了文人画,以青绿为主的宫廷院体绘画被贬为“作家”画。元代文人画左右画坛,提倡“士气”;明末董其昌又倡导山水画“南北宗”之说,把以青绿为主的宫廷院体绘画归为北宗,以水墨为代表的文人画归为南宗,明确贬北崇南。这些都成了青绿式微的重要原因。尽管元明清文人画家仍有人兼工青绿山水,民国时期也不乏其人,但终究不过聊备一格而已。
但即便如此,不同于水墨、浅绛的青绿山水,仍以其金碧辉煌、具庙堂气象、富贵典雅的种种优势,让历代山水画家情有独钟,难以丢弃。画家对那种奇峰突兀、色彩夺目、大气磅礴的长岭巨壑,有一种无法抗拒的神往之思,尤其是北宋徽宗时煊赫千古的王希孟《千里江山图》更令人魂牵梦绕。此图墨色深厚,使石青石绿光艳照人,神采飞动,成为大青绿山水亘古难逾的巅峰。
半个多世纪以来,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,山水画又有了长足的发展。当今青绿山水画由于对素描等西方绘画技法的学习,在反映现实生活方面有了很大的突破。但也应看到有一种倾向,即侧重直观地模拟自然物象,刻意求形似、求全、求细,以致缺乏神韵,同时也存在生搬硬套西方绘画的造型与风格的现象。这主要是由于没有很好地理解和继承中国民族艺术传神写意(意境)的精神。
中国绘画艺术是建立在东方哲学基础之上的:高度概括看待、分析世界,以简驭繁地处理事物。所以中国艺术的真谛就是以少胜多,以粹概全,似乎在漫不经意中抓住和突出事物恒常的基本特征,不事雕琢,发乎天趣,超越表面模拟,达到“写意传神”的境界。青绿山水画既然是中国传统艺术的一员,那么它同其他民族艺术一样,都有着一个共同点就是写意传神。
青绿山水基本上倾向于装饰性,造型与设色程式性强。尽管有些画家(如北宋王希孟)更倾向于自然的真实,但仍然不脱装饰本性。这种本性恰恰是青绿山水画的特点与优点,使它既来源于自然,又升华了自然美。20世纪中国美术大受西方写实主义影响,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,传统山水画不断受到改造,画家们以西画素描、速写写生为基础,尝试掺入西画观念与标准以及在现代人看来更自然真实的新画法,而水墨淡彩易于施行,所以才涌现出李可染、石鲁、傅抱石等大家。
 
青绿山水画创作周期较长,在严谨、细致、精到的技法中,还得高雅而有书卷气,也不能脱离写意传神、气韵生动的法则。翻开传统的青绿山水画册,如钱选、文徵明、王翚等文人画家所作的青绿山水画,以形写神,将神放在主导地位,努力追求神韵的表达。
把笔墨神韵融入青绿山水的富丽堂皇中,一代大师张大千、何海霞等前辈,为我们做出了有益的探索。何海霞先生把笔墨神韵和重彩画法,娴熟地融为一体,青绿、金碧、泼彩、泼墨和水墨浅绛,这些界定比较严格、工艺各有堂奥、程式化很强的技法,往往同时涌现出来,水乳交融,天衣无缝,而且相得益彰,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与统一的和谐,提高了国画艺术语言的涵泳浓度,增强了绘画的表现力和感染力。
在当今画坛,艺术创作在自觉或不自觉中表现为一种由传统向现代转变。今天,中国画的出发点是中西造型观念并行的近现代传统。在此过程中,投身于青绿山水画创作的画家们,如何把握结构特征的景观和形式,如何重视与继承中华民族传统审美观,是今天发展青绿山水画的一个重要问题。
快速导航 在线咨询 预约作画 私人定制 采购 商务合作 返回网站顶部